英國:統治被選票起義所震驚

組織、罷工、抵抗,為科爾賓的政策而鬥爭

Hannah Sell 社會主義黨(CWI英格蘭及威爾斯)

即使文翠珊在大選中沒有徹底失敗,英國資產階級已陷入噩夢。在七週前,大部分英國資產階級對六月八日大選抱有極大的希望,期望能夠贏得更多國會議席。在此之後,新政府將以佔多數的名義渡過迎來的暴風雨,加強緊縮政策,並落實服務極少數權貴利益的脫歐方案。

事實與期望相反,選舉結果產生了一個「行屍走肉」的首相,她只能通過靠攏反動教派政黨──北愛爾蘭民主統一黨(DUP)──以臨時掌權。她在總理官邸的階梯上講話時,把DUP描述成「朋友」。由伊恩‧佩斯利(Ian Paisley)創建的北愛爾蘭民主統一黨,是一個反對墮胎權利、反同志權利和否認氣候變化的政黨。北愛爾蘭民主統一黨主要依靠北愛爾蘭的基督教徒工人的支持,但該黨與保守黨都將會在「聯合執政的大混亂」中受到挫折。

2017UK-elec-600x386.jpg

踢走保守黨!

保守黨是一個分裂的政黨,該黨的領導人文翠珊在黨內外都沒有權威。她還能佔據黨領導位置,是因為黨內沒人能夠取代她,而且黨內害怕領導層鬥爭會造成進一步分裂。工黨領袖科爾賓(Jeremy Corbyn)和麥克多奈爾(John McDonnell)正確地要求文翠珊下台,並且準備在國會內動議通過他們的競選政綱,立心要挑戰政府在國會內的支持。但不管工黨在國會提出的動議獲得多少票,若要落實科爾賓的競選政綱及承諾,都必須建立一場運動。

今次大選結果為科爾賓對抗右派的立場作出平反。四月十八日,在文翠珊宣佈召開大選後,社會黨(CWI英國及威爾斯)寫到:「如果科爾賓在選舉中提出明確社會主義綱領──一個服務工人和中產利益的脫歐方案,他將能贏得大選。」這想法最初被很多人嘲笑,包括工黨右派都誤以為大選是他們推翻科爾賓的最好時機。

我們不能忘記的是,工黨右派曼德爾森(Peter Mandelso)在九月寫到,他正在等待召開大選的日子,因為那將是科爾賓的結束之日。但是選舉鞏固了科爾賓在工黨中的地位, 並且社會上增加了大量的潛在支持者。

2017UK-elec2-600x450.jpg

科爾賓強大起來

六月八日的選舉、工黨的得票率由2015年選舉的30%增加至40%。這對任何一個政黨而言都是自1945年以來的巨大進步。與2015年選舉相比,工黨在這次的得票中增加了350萬張。增加的選票主要來自年輕選民,他們蜂擁至投票站投下了支持科爾賓的一票。年輕的投票率從49%大幅提高至72%。三分之二年輕選民投票給科爾賓。自由民主黨爭取年輕中產選民的希望落空。這是對他們在2010年作為政府一部分並提高學費的懲罰。

科爾賓的競選綱領承諾提高最低工資時薪至十英鎊、取消學費、限制房屋租金上漲,集中建設公屋出租房,贏得了年輕人的支持。年輕世代的政治化不會在選舉後結束,而將繼續下去,奠定對社會主義思想的支持基礎。科爾賓除了得到年輕工人階級的支持,也得到了年輕中產階級的支持。最為明顯的例子,自1918年保守黨第一次在坎特伯雷選區敗給了工黨。這也反映了左派情緒在年輕中產選民之間瀰漫,他們因為工資停滯、天文數字的住屋成本,生活條件變得越來越像工人階級。

一部分資產階級報刊把選舉描繪成世代之爭,這是虛假得離譜,其目的在於阻止不同世代團結起來鬥爭。很多因為被工黨右派背叛、因而背棄工黨的年長工人,這次投票給科爾賓。這在威爾斯特別明顯,保守黨在當地的得票比預期低,但是在當地工黨大大勝利。而文翠珊本來期望英國獨立黨的選票會全數轉移至保守黨,但這美夢亦告落空。

文翠珊關於「強硬脫歐」的虛假承諾贏得了一部分2015年票投獨立黨的選民。在這部分群體內也有部分原來的工黨選民第一次轉投給保守黨。然而,如果科爾賓當初不屈服於工黨右派的壓力而不在脫歐公投中支持留歐,並堅持他一貫的國際主義和反種族主義立場,支持退出代表老闆利益的歐盟的話,文翠珊就不可能得到這一些工人選票。

但是,科爾賓在選舉中承諾爭取一個維護工人階級利益的脫歐方案,贏得了一些工人支持,包括一些以前票投獨立黨的工人。前獨立黨的領袖法拉奇(Nigel Farage)也被迫承認,科爾賓既成功地贏得了留歐派的年輕人,也贏得了原本票投獨立黨的工人。

當選舉開始保守黨擁有巨大優勢,關鍵原因是起初很多人不知道科爾賓的立場。當然部分原因是資產階級媒體一如既往封殺科爾賓。但是,當這些媒體在競選中變本加厲地抹黑科爾賓的時候,也不能阻止他贏得更多的支持。科爾賓的支持度上升的原因並不是,他及其支持者為了安撫工黨右派而保持沉默,而是明確提出其競選綱領給廣大選民。

工黨右派沉默地接受了這個事實,因為他們希望科爾賓會大敗,而他要為工黨選舉失利負最大責任。但是,工黨在這次選舉中贏得了自1997年以來最多選票。如果科爾賓能夠在早些時候支持蘇格蘭獨立,包括支持發動二次公投,工黨會獲得更多的選票。

需要工會大動員

雖然工黨在蘇格蘭一些對蘇格蘭民族黨失望的工人階級選區取得了突破,但還遠遠沒有達到該黨能做的地步。現在我們必須鞏固科爾賓勝選的結果。工會應該立即動員全國示威踢走保守黨,聚集力量繼續鬥爭──停止對醫療和教育的緊縮政策,並且取消學費。這樣的全國總動員之後要成為二十四小時總罷工的跳板,從而迫使文翠珊宣佈召開新的大選。與此同時,科爾賓和工黨的左派力量必須敦促工黨控制的地方政府拒絕執行保守黨政府的緊縮政策。

在這個短暫的競選運動期間,科爾賓的工黨受到了選民懷疑,他們的選舉承諾會否只是空話,但最終他還是說服了大量選民。最初的疑心是因為工黨的右轉,以及上屆工黨政府的政策,加上工黨控制的地方政府一直有參與實施緊縮政策。如果科爾賓在選舉得到的熱烈反應要持續下去,他必須明確反對地方政府執行保守黨一切的緊縮政策。為了確保工黨在明年英格蘭地方選舉中勝利,進行反緊縮政策的鬥爭顯得相當重要。

2017UK-elec3-600x400

改造工黨

作為眾多支持科爾賓的音樂人之一的Hip-Hop樂隊Swet Shop Boys成員Riz Ahmed,在選舉後發表的聲明:「如果工黨能夠團結在科爾賓的周圍,人民將獲得明確的勝利。」他說出了很多科爾賓支持者一直想說的話。科爾賓不但受到資本權貴的敵視,也受到同為資本家代表的工黨右派的憎恨。現在因為選舉的結果,工黨右派不敢再次發動一場政變推翻科爾賓,但是如果相信他們準備與科爾賓及其政策調和,則是過於幼稚。

對資產階級來說,比起科爾賓的政治立場,他為群眾所帶來的希望才是真正的威脅。因此,工黨右派試圖找新方法打倒科爾賓。在競選期間,一名工黨右派議員霍安‧賴恩(Joan Ryan)攻擊科爾賓,並禁止其助選團派發提及他的文宣。選舉結束後,工黨右派希拉里‧巴恩(Hilary Benn)煞有介事地說道:「工黨必須從連續三次落選中汲取教訓。」

即使部分工黨右派表示支持科爾賓,也不應給予他們任何信任。這些臨時支持是為了日後包圍科爾賓並使科爾賓退讓。否則如何解釋一心想成為「科爾賓暗殺者」的彼得‧曼德爾森(Peter Mandelson)的言論──「科爾賓必須尊重全黨各派」?工黨右派只是試圖堵住科爾賓的嘴。在選舉前大部分人不知道科爾賓的立場,他本人也要為此負責。

我們不應該讓此事再次發生。目前需要的是要把工黨改造成一個真正戰鬥的、民主的和反資本主義的政黨。這包括強制重選所有工黨議員和候選人。新的選舉很快到來,選舉工程不能再由反對科爾賓的右派把持。工黨必須重新向工會及其成員敞開大門,成為一個歡迎所有社會主義者成為黨員的民主聯盟。通過這些步驟,一個政黨可以團結成所有被科爾賓激勵的工人、青年、社會主義者和本地活動份子成為群眾力量。

為社會主義而戰

在青年當中選舉運動變成了一扇通往社會主義理念的大門,這是非常積極的現象。這場選舉也讓人民看到資本家們做了長久的準備,試圖阻止反對他們利益的政策。但是,科爾賓在選戰中遇到的敵意和仇視僅僅是小風浪,未來科爾賓執政的話會遭遇到滔天巨浪。為了停止資本家的敲詐,需要有雄心壯志的社會主義措施──國有化大企業和銀行、建立工人管控的民主計劃經濟。這將使一個真正「為了大多數人,而不是為了少數人服務」(科爾賓的競選口號)的社會主義政府的有可能實現。

如果今天大選,科爾賓可以勝利

根據最新的民調顯示,科爾賓領導的工黨領先保守黨。工黨有45%的支持率,而保守黨則為30%。在六月八日的選舉中,工黨得票剛好多於40%,而保守黨為42.4%。在 Survation poll進行的同一民調裡,40%文翠珊應該辭職,38%認為她應該留任。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