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加泰隆尼亞:政府暴力打壓自決權

加泰隆尼亞人民有權決定!

革命左翼黨(CWI加泰隆尼亞)聲明

連日來警察和法院毫不留情地踐踏了民主權利之後,西班牙人民黨政府決定進行大規模鎮壓,阻止加泰隆尼亞人民行使自決權利。

國民警衛隊逮捕了14名負責組織10月1日公投的加泰羅尼亞政府官員,令人們回想起佛朗哥獨裁統治時代。巴塞隆納和其他城市的數千名年輕人和工人得知專制措施的消息後,旋即走上街頭反對鎮壓,捍衛加泰隆尼亞人民的自由和權利。

中央政府查封文件、國民警衛隊突襲印刷廠、大規模的新聞封鎖、逮捕張貼海報的年輕人、以刑事指控威脅數百名支持公投的市長、沒收政府總部的所有檔案、試圖襲擊人民團結候選人黨總部、禁止馬德里、加斯特伊茲和希洪舉行支持自決權的政治活動、切斷加泰隆尼亞政府的財政資金、以及派遣數千名警察進駐加泰隆尼亞以恐嚇人民。這些措施相當於在事實上實施了緊急狀態。人民黨、國家機器、公民黨和工人社會黨領導人(一個社民派政黨)想以此來阻止加泰羅尼亞人民行使自決權、包括理所當然的獨立權利。

西班牙的民主權利和自由遭到了近幾十年來前所未有的攻擊。政府在事先就做好了警力鎮壓的準備。9月20日星期三早晨,首相拉霍伊(Rajoy)在蒙克洛亞宮先後會見了工人社會黨領導人佩德羅‧桑切斯和公民黨的阿爾韋特·里維拉。工人社會黨的領導人支持對加泰隆尼亞人民採取佛朗哥式的攻擊-多麼可恥!

工人社會黨現任領導人與人民黨勾結起來,想鉗制加泰隆尼亞人民的自由,並阻止10月1日的公投,這將是社會民主派史上最無恥的背叛之一。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工人社會黨多年來信奉西班牙民族主義,並在所有關鍵問題上都和統治階級同流合污。儘管社會民主派領導人在口頭上呼籲「談判」 ,但他們不僅在民族問題上放棄社會主義觀點(永遠捍衛被壓迫民族的自決權利),而且還像佛朗哥那樣否認加泰隆尼亞是一個民族。他們現在打算發起新的「十字軍東征」(國家機器的暴力鎮壓)來證明這一點。

所謂「公投是一場『政變』,是以『反民主』的方式強加給一部分加泰隆尼亞居民」,是為西班牙資產階級服務的媒體竭力散布的最大謊言之一。他們的說法本身就很荒謬。如果政府、人民黨和支持他們的其他黨派如此確信支持獨立的人是少數,那麼為什麼不接受投票的結果呢?為什麼要阻止投票?他們支持委內瑞拉舉行公投,卻對加泰隆尼亞說不!

在民主的自決公投中,任何不支持獨立的人當然可以投反對票。人民黨、公民黨和工人社會黨等擁護1978年憲法的政黨有很多資源和影響力。他們本可以發起強有力的運動以支持他們反對獨立的立場,但卻頑固地反對公投。這證明右翼和中央政府的真正意圖不在於捍衛民主,而是恰恰相反。他們否認加泰隆尼亞人民有自決和獨立的權利。政府及其支持者只不過是延續歷史上西班牙資產階級和中央集權政府的一貫路線。他們多次動用軍事力量鎮壓加泰隆尼亞、巴斯克和加利西亞人民的民族訴求。佛朗哥獨裁統治時期就是如此。贏得這些權利唯一的方法只有大規模群眾運動。

在其全部顧問參加的一場新聞發佈會上,加泰隆尼亞自治區主席普伊格蒙特說明了現實狀況:「西班牙中央政府實際上已經停止了加泰隆尼亞自治權,而且實際上已經實施了緊急狀態」。一個資產階級民族主義政黨領導人不得不說出的這些話簡直難以置信。局勢已經發展到人民黨可以踐踏最基本的民主權利!現在我們看到了為什麼拉霍伊及其政黨一直拒絕譴責佛朗哥的獨裁統治,你也可以清楚地看到馬克思主義者一直以來所說的:西班牙的國家機器內充斥著法西斯主義反動分子。所謂的「過渡」沒有清除他們,而是保護和鼓舞他們。

現在加泰隆尼亞政府的自治地位被暫停,它最重要的政治職能被廢除。人民黨及其同夥一同在「民主女王」名義下執法,並受到西班牙資產階級媒體的歡呼。這個充斥著腐敗案件的政黨,大大地削減了公共教育和醫療開支、為銀行家提供了上千億歐元的資金、把我們從自己的住所驅逐出去、讓我們承受不穩定的工作和低工資、支持摩洛哥和沙烏地阿拉伯等獨裁政權、贊助外國帝國主義軍事干預。我們需要透過群眾鬥爭來給它上一堂民主課!

以工人階級和青年的大規模動員回應政府鎮壓:現在就發動24小時罷工!

加泰隆尼亞人民在街頭勇敢堅定地回應了這場佛朗哥主義攻勢。抗議活動將日益增多,但我們迫切需要把這場鬥爭引伸至工人階級,並把青年和部分已經參加鬥爭的激進中產階級團結起來。我們也必須將鬥爭延伸到加泰隆尼亞以外的地區。對民主自由的攻擊是對西班牙所有人民的巨大威脅,特別是對工人、青年及其戰鬥組織。

革命左翼黨完全地支持加泰隆尼亞與西班牙正在進行的群眾運動。但如果我們想要打敗中央政府施加的專橫暴行,我們就急需所有左翼、社運團體以及工會(人民團結候選人黨、加泰隆尼亞共和左翼黨、我們共同的巴塞隆納、Intersindical、勞動總同盟、勞動者委員會、勞動工會同盟)投入鬥爭之中。我們正努力建立一個盡可能強大的聯合運動。要想實現這一目標,我們就必須立即號召24小時總罷工,癱瘓加泰隆尼亞經濟與社會運行。

加泰隆尼亞的總罷工,需要同時面向西班牙其它地區工人與青年,動員他們起來,以支援加泰隆尼亞人以及他們的民主權利。這將成為左翼的轉捩點,以爭取成為現今局勢中的領導地位,並以反撙節及反社會服務削減的綱領,來捍衛自決權。這種類型的群眾運動,會是更有效的方法,以迎擊並擊敗人民黨及其國家警力,贏得加泰隆尼亞自治權。

加泰隆尼亞社會主義共和國

群眾對社會經濟情勢的憤怒足以擊敗政府與人民黨及其資產階級政策,但壓制著他們反抗的主因,是議會中的社會民主派(CUP、can、Comu、Izquierda Unida in Catalonia)與許多工會,拋棄了在這場大規模群眾運動中扮演領導角色的機會。他們無能為一個──將自決權的鬥爭與經濟與社會訴求連結起來,以爭取大多數工人階級、青年和廣泛社會人士支持的──綱領奮鬥。

社會民主派與許多工會將反抗國家機關與人民黨政府鬥爭的領導權拱手讓給了加泰隆尼亞歐洲民主黨(PDeCAT),讓這些資產階級政客看起來像是西班牙右翼專制政權下的受害者。這也在工人階級之間製造了分裂。在這波「局勢」中佔領導地位的,是資產階級的加泰隆尼亞歐洲民主黨(PDeCAT)。與CUP(人民團結候選人黨)和 ERC (加泰隆尼亞共和左翼黨)所說的相反,PDeCAT事實上並沒有使運動更加茁壯,反而削弱了運動的力量。就連從保衛民族權利的觀點來看,那些PDeCAT的領袖用盡任何藉口不去發動公投。最後,由於群眾運動的壓力,加上他們若果不發動公投將可能導致選情挫敗,才推使他們改變決定。

那些沒有在九月九日的「諮詢」公投中投票、也沒有出席加泰隆尼亞「國慶日」(DIADA)的青年與勞動者,並沒有反對加泰隆尼亞的自決權。即使媒體散播反動思想,並且強行扭曲事實,也不能抹黑這一事實。他們之中的絕大部分,已經起身對抗所有人民黨所代表的事物:緊縮政策、強徵、貪污。若果他們至今沒有參與公投,那是因為領導這波「局勢」的,是出身自加泰隆尼亞資產階級的Puigdemont與Pala。這批人過去總是跟著人民黨起舞,並打壓工人階級,贊成那些打壓工人的政策,包括削減醫療與教育公共資源,以及支持私有化的政策。

但是現在情況不同了。無庸置疑的是,人民黨的鎮壓震驚了無數加泰隆尼亞工人與工人家庭出身的青年。軍警逮補人們、首相Rajoy傲慢地吹噓他鎮壓人民的畫面,將老一輩人在佛朗哥時代所目睹的事物重演一遍,猛烈地衝擊了無數人的意識。我們絕對不能忘記,我們今天享有的民主權利,包含自治政府和自治法例的恢復,都是加泰隆尼亞工運的產物。這些工人中許多是移民工,與他們的家庭一起居於巴塞隆納等城市的「紅帶區」市鎮中。

現在是有客觀條件號召更多人站出來,使他們加入已被動員起來、準備捍衛公投的無數人之中,並且與反對鎮壓和對PDeCAT抱有疑心的群眾站在一起。如果全國以及加泰隆尼亞的左翼領袖們與所有工會共同號召一場總罷工,並動員加泰隆尼亞內外的每個工人階級與青年,爭取自決權,並反對人民黨以及國家鎮壓,進而與PDeCAT劃清界線,將可能擊退國家鎮壓,並連結至反對緊縮及私有化的鬥爭;將可能為建立左翼政府開闢道路,建立一個加泰隆尼亞的社會主義共和國。CUP(人民團結候選人黨)應該立刻發動像這樣的鬥爭行動,並廢除他們與加泰隆尼亞右翼的議會協定。

唯一能捍衛自決權的方法,是統一加泰隆尼亞廣大群眾中的多數,以加泰隆尼亞強大的工人階級為領導,並落實一個綱領──將爭取自決權與反對資本主義的鬥爭,像銅板兩面一樣連結起來。在加泰隆尼亞資產階級的手裡,加泰隆尼亞真正的社會與民族解放是不可能實現的。

革命左翼黨(Esquerra Revolucionaria)號召所有加泰隆尼亞的勞動者與青年,為了獨立公投以及自決權而奮鬥,反抗這次由人民黨和政府發起的專制政變。追求自決和投票權,也追求一個加泰隆尼亞社會主義共和國,從而消滅緊縮樽節政策、創造數百萬個具有充分勞權與薪資的工作崗位、終結迫遷,並將銀行與企業國有化以將財富投入服務多數人的需要。

各地勞動者有著共同的敵人即資產階級,因而遭遇到相同的攻擊。因此,一個加泰隆尼亞社會主義共和國若果成立,在全西班牙乃至歐洲其他國家裡將能激起廣大勞動者的同情,並開闢一條社會轉型和解放所有受壓迫者的大道。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