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中共權鬥的關鍵時刻即將到來

高壓政策無法挽救獨裁統治,反而會在某個時刻令危機加速

中國勞工論壇 社論

中共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將於10月18日召開。除了不久前被開除黨籍的孫政才之外,中央政治局的另外24名成員中有11人已到達退休年齡,包括5名常委。由誰來填補這些空缺既是對習近平第一段任期集權成果的檢驗,也將影響未來五年中共權鬥的力量對比。

儘管官僚專制下的中國與西方「民主」國家有許多不同之處,但是習近平的集權與鎮壓同樣是2008年經濟危機之後全球統治階級反動攻勢的一部分。習近平上台時正值中國經濟急劇減速、債務危機和產能過剩惡化。為了對經濟施加更多控制、降低債務刺激政策造成的巨大風險並且更嚴厲地鎮壓愈發高漲的群眾反抗行動,中共獨裁政府需要高度集中的權力。

持續不斷的清洗

經歷了五年來的反腐運動以及最近對金融業鉅頭的打擊,習近平表面上在過去五年的權鬥中佔了上風。但種種跡象顯示,他的權力不是表面上那麼穩固。9月29日,《新華社》發出通告稱,政治局委員孫政才已被開除黨籍和公職。兩個月前,他被免去重慶市黨委書記的職務並接受調查。孫政才曾被視為胡錦濤為習近平指定的接班人之一。隨著他遭到撤職逮捕,重慶已經選出的十九大代表中有超過四分之一被取消資格,其中包括5名副部級高官,而且預計會有更多官員將被逮捕或者喪失政治前途。孫政才的繼任者陳敏爾(習近平的親信),有望在十九大上「連跳兩級」進入政治局常委,並超越另一個預定接班人胡春華的地位。這是自鄧小平去世之後,中共領導人首次在第一任期結束時沒有明確的接班人,令人更加懷疑習近平會打破過去幾十年的慣例,連任超過兩屆總書記。

軍隊的清洗也在繼續。經過年初以來的人事變動,現在除了習近平之外的9名中央軍委成員中只有兩人仍擔任實際的軍隊職務。兩名沒有出現在十九大代表名單中的軍委委員,據信正在接受調查。媒體報道稱,習近平正打算改組軍委,將軍隊的最高指揮中樞置於自己的完全控制之下。這將在十九大上得到確認。

群眾革命經常以統治階級的內部分裂為開始,因為經濟和社會危機令統治階級不同派別在維護自己階級利益的政策上出現分歧,而這正是習近平清洗黨派別、作為一個「強人」崛起的根本原因。現在習近平只有繼續集權和鎮壓,否則不僅之前的努力前功盡棄,甚至會遭受反衝。這意味著習近平和中共獨裁政府還遠未到達安全地帶。

 模糊的前景

習近平想在十九大上展示盡可能大的權威,以便更容易擺佈會議進程,但他也並非沒有遇到抵抗。《南華早報》文章指出,就算考慮到中國政治的不透明性,最近關於高層變動的政治流言仍然十分不同尋常。其中最受關注的人物是已到達退休年齡的王岐山。流亡富豪郭文貴的攻擊和與特朗普的前任顧問史蒂芬‧班農的秘密會議等一系列事件令媒體對於王岐山的去留眾說紛紜。

海外媒體沒有像過去那樣事先得到可靠的領導層新名單,可能是因為這份名單並不存在。BBC報道稱,其他派系不滿習近平過度集權,導致下一屆政治局常委名單遲遲未能確定。以往各派系經過激烈爭奪和交易,會提前談妥領導層的人事安排,從而維持團結的假象。但這次的結果可能要等會議召開之後才能確定。郭文貴事件就是正在進行的激烈權鬥的產物。無論他所說的那些官員醜聞是否真實,郭文貴顯然是利用中共派系鬥爭的夾縫爭取安全空間。而他現在所做的會令習近平、乃至整個中共當局更加失去信譽。

「穩定也是硬道理」

在每次重要會議之前,中共政府都會嚴密監控和打壓維權者和異見人士,特別是在習近平將鎮壓力度提升到自1989年以來前所未有的程度之後,以免他們在國際媒體前戳穿「和諧」的假象。中國已經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視頻監控網(天網工程),監控鏡頭多達2000萬個,而且精確到可以識別行人的年齡。但是在被質疑為何擁有如此龐大且先進的監控系統卻仍未能消滅拐賣兒童、搶劫盜竊等犯罪活動時,就連官方媒體也不得不承認,天網工程的首要任務並不是打擊犯罪,而是預防「群體性事件」。

長期受壓迫的少數民族現在處境更加惡劣。秋收時西藏各地慣常會舉行慶祝活動但今年卻被取消,而且藏族群眾也被禁止離開所居住的地區。西藏政府已經停止向外國人發放「入藏許可證」,當地的旅行社與酒店也不得接待外國人。新疆當局在規定清真寺只在「主麻日」(週五)開放之後,最近又開始強制沒收個人持有的《古蘭經》和其他宗教物品。在新疆最貧窮且最敵視中共統治的和田地區,學校從9月開始全面禁止維吾爾語教學,禁止教師信仰宗教,甚至禁止對漢族教師進行維吾爾語培訓。

消滅貧困
「消除貧困」將是中共官僚們在十九大上要討論的內容之一。兩年前習近平曾承諾,會在2020年以前終止絕對貧困。按照家庭人均年收入2300人民幣的官方標準(相當於台幣10000元),中國現在有超過4300萬的絕對貧困人口。但這其實是一個數字遊戲。7年前當政府將貧困線從1274人民幣提高到現在的標準時,貧困人口增加到原來的5倍多。為了完成減貧指標,地方官員制定嚴苛的審核標準甚至偽造數據,只不過是在紙面上減少貧困人口,被諷刺為「數字脫貧」。

習近平集權的目的之一是有效地推行更多親資產階級政策,包括減稅、延遲退休年齡、放寬對私有資本的管制。雖然他現在以穩定而非「改革」為首要目標,甚至重新強調黨對於國企的控制權,但這只是為了避免整個資本主義經濟崩潰。在經濟放緩和進展緩慢但並未停止的新自由主義政策之下,受到打擊的是底層勞動群眾。

今年上半年中國人均收入增速有所回升,但收入中位數增速仍在下降,而且近兩年的減速幅度明顯大於平均數,這意味著貧富差距繼續擴大。自習近平上台之後,中國全國人大和政協中最富有的100名代表的個人財富增加了64%,是同期GDP增速的兩倍。除非通過工人階級和其他受壓迫群眾的集體抗爭消滅由官僚和富豪掌控的資本主義制度,建立由工人民主管理、服務於群眾需要的社會主義計劃經濟,否則就不可能消滅貧困。就算在發達的歐美國家,全球資本主義危機和隨之而來的緊縮政策也將大量群眾重新投入貧困之中。

習近平極力營造自己權力已經鞏固的表象,但派系權鬥明顯仍在進行且具很多變數。他向敵對派別和群眾發動猛烈的攻勢,加劇了派系鬥爭和群眾憤怒,令高壓政策陷入不斷升級的惡性循環。但是這不會幫助中共當局走出危機,反而會在某個時刻令危機加速。

中共政府在與印度對峙中失利

6月中,由於中國開始在與不丹的爭議地區修築公路,印度以不丹保護國的名義派遣軍隊與中國發生對峙。如果建成,這條公路將使連接印度東部與西部的狹長地帶處於中國軍隊的威脅之下。印度東部活躍著多個分離主義組織,而且中印爭議領土也在這裡。在之後的兩個月裡,雙方口水戰不斷升級,甚至以開戰相威脅。印度在邊境附近駐軍18萬,中國也部署了1.2萬人。但是就在戰爭看似一觸即發時,8月28日,也就是金磚國家峰會前不到一周,雙方突然宣佈達成撤軍協議。

中共政府將這一結果描述成自己的勝利。但實際上,以中國停止在爭議地區修築公路作為印度撤軍的條件,顯然是中國的失敗。印度執政黨官員說這是莫迪政府在金磚國家峰會前的巨大外交勝利。印度《經濟時報》則評論說:「這次較小的國家都知道了,中國會發出威脅,但不一定會付諸行動」。

習近平擔心中印衝突會影響金磚峰會(印度是成員國之一)以及更重要的十九大。習近平現在最關心的在十九大和之前進一步鞏固自己的權力。中共自己煽動起來的民族主義情緒是另一個危險。在最近的北韓核試驗之後,有東北群眾發起抗議,要求政府向北韓施加更大的壓力。習近平政府將民族主義煽動作為挽救統治的工具之一,所以它如果嚴厲鎮壓民族主義抗議,無異於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但是其他與中國存在衝突的國家可能借此機會迫使習近平做出一些讓步。而且這可能已經發生了,例如中國同意制裁朝鮮並向特川普的知識產權調查妥協。這無疑會削弱他原本給人強勢權威的形象,給他未來的高壓統治帶來更多不確定性。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