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大選引發政治地震

一場忽視了眾多問題的無聊德國大選在政治地震中結束

 Robert Bechert    CWI

幾十年來第一次,一個種族主義的右翼民族主義政黨——德國另類選擇黨(AfD)進入了德國議會。儘管另類選擇黨進入聯邦議會是人們已經預料到的,而且它最近的支持度也有所回升,但它得到的票數之多還是讓許多人大吃一驚。它以12.6%的得票率躍升為第三大黨。另類選擇黨從2013年的200萬票激增到現在的近600萬票,顯示出盡管最近經濟增長了,但全國各地仍存在動蕩和不滿。

1.jpg

然而,另類選擇黨的選舉勝利迅速引發了抗議。許多上街抗議的年輕人對於另類選擇黨的勝利感到憤怒,因為這個政黨的領導人還在使用1920-30年代極右翼的語言。抗爭青年他們的能量和行動願望可以為重建聯合運動以反對極右翼、反對新右翼政府很可能實行的打擊基層群眾的政策和爭取社會主義的政治方案做出重要貢獻。

在取得黯淡的勝利之後,梅克爾現在被廣泛認為是“跛腳”領袖。德國銷量最大的中右派報紙《圖片報》(Bild)在頭版標題中寫道“總理噩夢般的勝利”。即將卸任的聯合政府的選票急劇下降,資本鉅富西門子的老板將這一結果描述為“精英們的失敗”,而工業聯合會負責人則指出政治不確定性的“有害”風險。

這一結果將導致新的兩極分化、政治不穩定和(經過一段時間之後)鬥爭。一方面,會有對另類選擇黨的反對和抗議;另一方面,最有可能的新政府(即由梅克爾的基民盟-基社盟聯盟同自由民主黨和綠黨組成的聯合政府)將試圖進一步推行所謂的經濟“自由化”,也就是不利於勞動人民的反工人政策。綠黨將不會提出反對意見,因為它上一次參加聯邦政府時(和德國社會民主黨一起),為推動打擊失業者和低收入人群的新自由主義政策-“2010議程”-發揮了關鍵作用。

移民

成立了四年的另類選擇黨取得成功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反移民情緒,特別是對2015年成千上萬難民進入德國可能造成的後果的恐懼。然而,另類選擇黨也得到右翼民族主義者的支持,並贏得一些疏遠、憎惡這個偏向精英的不公體制的人的選票。另類選擇黨的支持者大約有20%來自上次選舉中沒有投票的人。

另類選擇黨仍是一個尚未成熟的新興力量。但是如果我們不能打敗它,它可能會變成另一個奧地利自由黨或者比利時的弗拉芒集團(皆是極右派政黨)。別有意味的是,另類選擇黨在競選中並不突出其新自由主義經濟政策。在政治上,它進一步向極右翼靠攏。在選舉之夜,另類選擇黨繼續攻擊傳統政黨,其領導人說:“我們會追捕他們,追捕梅克爾,我們將奪回國家和人民”。盡管他們的成功將助長右翼民族主義和法西斯分子,但其前任領導弗勞克·佩特裡(Frauke Petry)在選舉之後的立即退出證明該黨內也存在動蕩和分裂。

即將卸任的“執政大聯盟”中兩個傳統黨派都遭受了嚴重的損失。因為受到群眾厭惡,他們的得票率從90年代初的77%下降到了53%。梅克爾的基民盟-基社盟聯盟從2013年的1816萬張選票跌落至1531萬,盡管總體投票率由71.5%上升至76.2%。與此同時,梅克爾政府內即將離任的聯盟伙伴德國社會民主黨的得票數從1125萬下降至953萬,得票率只有20.5%,是20世紀30年代初以來最低。

德國社會民主黨領導人拒絕繼續與梅克爾結盟,指望以反對黨的身分恢復自己的地位。德國社會民主黨轉變的部分原因是左翼黨(DIE LINK,左派政黨)持續得到的支持度增長。左翼黨的得票從375萬增加到429萬,並增加了5個席位。重要的是,有大約43萬過去投票給德國社民黨的選民現在轉而支持左翼黨,而且支持左翼黨的青年也在增加。然而,左翼黨在西部各地取得增長的同時,它在東部和東柏林大部分地區卻失去了不少選票。有大約40萬在2013年投票給它的選民現在轉向了另類選擇黨。

這是因為:多年來,左翼黨在東部地區擁有深厚的選民基礎。目前它領導著東部的一個聯邦州,還是另一聯邦州的執政聯盟的成員。但在這些政府(以及柏林市的執政聯盟)中,它並沒有挑戰和反對資本主義,而是試圖駕馭它、改好它。雖然另類選擇黨40%的新增選票來自於基督教民主聯盟過去的選民和以前不投票的人,但東部選民對左翼黨的失望也幫助了它。在東部地區,另類選擇黨是這次選舉中的第二大黨。不過,左翼黨在這次選舉中得票的略微增加,讓它再一次有機會領導建立群眾運動去反對越來越多的低工資行業和不斷增加的住房租金、以及抵抗極右翼和新政府將會采取的任何攻擊基層人民的行動。

3.jpg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