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立法會公聽會】兒童貧窮問題嚴重

「我想有書讀」有6歲兒童因貧窮從未上學

社會主義行動 報導

11月4日早上,立法會內舉行「兒童權利小組委員會」的公聽會,討論香港貧窮兒童的人權狀況。社會主義行動與社會民主連線(社民連)趁此會議舉行前,於立法會外發起抗議行動,要求政府正視跨代貧窮、捍衛兒童權利,大幅增加教育和醫療開支、開徵富人稅和抗議政府漠視兒童發展等。抗議行動上有社會主義行動的難民成員和他們的子女一起參與。

社會主義行動主席鄧美晶指出,香港政府實行資本主義和新自由主義,製造更多的貧窮問題,受貧窮困擾的不只香港當地的家庭,在香港滯留的難民更是被政府的種族主義政策所害,有七歲的難民兒童不能上學讀書,那些原本可以助兒童就學的金錢被政府虛耗至建設大白象基建上,實在令人憤怒。社民連徐可儀就指有兒童在劏房內成長根本難以接受,呼籲要捍衛兒童權利。

在「兒童權利小組委員會」公聽會上,多個部門如勞工及福利局、社會福利署、學生資助辦事處(學資處)等都有派官員出席,但除了前身是民建聯黨員的勞工及福利局副局長徐英偉在職權上較為有代表性外,其餘都只有一些主任和經理出席。社會主義行動主席鄧美晶、兩名成員和兩名難民成員都積極發言。鄧美晶指:「香港實行的極端資本主義就是社會貧窮的根源,少數的有錢人利用這個制度剝削大多數人來賺取利潤,普羅大眾就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兒童就是制度下的受害者。」「香港所謂的十五年免費教育只是一個神話,特區政府聲稱今年會落實十五免費教育,讓公眾有優質的幼稚園教育政策,但原來只是涵蓋部分幼稚園,換句話說並不是免費,是欺騙公眾!」她續指出沒有公營幼稚園服務下,私營的幼稚園每年加學費,令基層父母要每月繳交二千七百多元學費,根本難以負擔。

成員Nathan 表示香港公營醫療被批抨為第三世界落後國家,兩成兒童根本不能負擔醫療開支,公營醫療服務惡劣,基層工人根本無時間精力虛耗在散慢的公營醫療,最終被迫使用昂貴的私營的醫療系統。

另一成員 Griffith 提到樂施會和中文大學的研究報告,約三分二的貧窮家庭面對飢餓和營養不良的情況。貧窮家庭已經需要從所餘無幾的積蓄裏,去選擇應花在購買食物還是購買藥物之上了。

成員 Juriyah 是一名難民,育有一名就讀幼稚園二年級的五歲女兒。她向著官員說:「我們被迫依賴政府的經濟援助,因為難民並沒有工作權利。那些援助只有每人每月 1,500元,1,500元可以在港找到什麼樣的居所?我住在深水埗少過100呎的劏房內,每月的月租需要4,700元。你教我如何可以負擔?」「每月的幼稚園學費需要2,800元,而學資處處經常延遲三、四個月批出撥款,因此我常常遲交學費,我怎麼可能有錢先繳交學費?女兒因此差點被趕出校園而不能讀書。」她要求學資處將一整年的學費批出,那可以紓緩她在經濟上的困擾。

另一位成員 Mira 亦是一名難民,育有三名子女,其中最小的是4歲的女兒,正在就讀幼稚園二年級。Mira 與 Juriyah 遇上一樣的情況,學資處經常拖延批出學費,令女兒差點失學。Mira 說:「兒童應該有權利去讀書學習,但貧窮家庭就沒有這樣權利。」「我的兒子很愛閱讀,但常問我為什麼他不能在公共圖書館借書,我也不知如何回答!公共圖書館是不容許難民借閱書藉的,那如何談兒童權利?」「社會福利署應該增加我們的租金和食物援助,這是最基本的,如果政府做不到,那就給予我們難民工作的權利!我們都想用自己雙手養活自己的子女!」

Mira 旁邊站著一名6歲的印尼藉難民女童,會議主席指示她可以發言時,她說出了短短五個字:「我想有書讀。」,頓時整個會議變得鴉雀無聲,震撼在場每一位參與者的心靈。這名女童名字是 Olivia,她因為沒有錢交學費而被踢出幼稚園,自此沒有機會上學讀書,連最基本的讀書寫字也不會,她的個案突顯出政府對貧窮家庭兒童的打壓。

社會主義行動強烈譴責社會福利署和學資處對貧窮兒童權利的打壓,一直無視他們家庭面對種種的貧窮壓迫。我們認為這個公聽會十分重要,因為它可以為受壓迫的基層巿民得到一個發聲的渠道, 有助於建立一個對抗腐敗官僚和挑戰資本主義制度的平台。

社會主義行動將會繼續跟進事件,未來定必掌握每一個可以為工人階級爭取到更好權利的機會,以此為目標。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