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首相安倍勝選不代表他會一帆風順

Carl Simmons,CWI,大阪

安倍晉三贏得10月20號大選,讓他有可能成為日本戰後最長任期的首相。但這只是表面。他壓倒性的勝利並不意味著他未來的路途可以走得順遂,也不代表日本將進入新的穩定時局。

首要的問題是,為什麼安倍決定提前大選。本屆眾議院的任期還有一年多才結束。安倍的自民黨與佛教政黨公明黨組成的執政聯盟擁有三分之二多數,足以提出修憲,推動日本重新軍事化。但現實是,安倍政府面臨著很大的難題。

目前實體經濟的好轉,更多是因為2020奧林匹克運動會的相關建設還有特別是來自中國的亞洲遊客,而不是所謂的「安倍經濟學」;大部分的日本人並沒有實際受益。儘管有著嚴重的勞動力短缺,工資並沒有大幅提高。廣泛的看法是,不平等的現象正在加劇,而安倍的政策只利於一些大公司。

Japan First Lady School Scandal

波濤洶湧的局勢

除此之外,他的政府也已經走入波濤洶湧的困境。安倍和他的妻子涉嫌以超低價將國有土地出售給一所由大阪極右翼份子所經營的小學。這間名為森友學園的學校謊稱它要花費大筆資金去清理土地中的垃圾和重金屬,但清理工作一直沒有完成。此外,學校的課程內容也令公眾震驚。除了學習反動的「教育敕語」外,在一場運動會上,學生們還被命令高喊支持安倍首相的口號。就連安倍的大部分支持者也認為這也太過分了,因此他被迫與學校劃清界線,否定有涉入其中。

安倍的醜聞還包括他直接涉入以國家財政為他的朋友所經營的私立大學提供成立新系所的基金。他的國防部長稻田朋美,是一個瘋狂的極右翼份子,因為隱匿自衛隊維和行動日誌,而被迫辭職下台。

在七月的東京市議會選舉中,安倍的政黨完敗給一個由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所創立的新政黨。小池是安倍政府的前任國防部長。她清楚地表明她也有競逐首相職位的打算。安倍已經可以看到他的政府失敗的前兆。尤其是他害怕他不再能夠達成他一生的企圖,也就是修改戰後憲法。他提前舉行大選,是希望可以利用反對派現在的弱勢和表面上的經濟改善,而且他也認為,朝鮮飛彈危機會提升自民黨及其民族主義修憲計劃的支持度。

虛弱的反對派

安倍勝選的主因無疑是反對派的懦弱無能。在選舉以前,主要的反對派是民進黨。這是由政治立場天差地遠的反對派議員所拼湊起來的政黨——其中從自認為左翼的人,到徹頭徹尾的民族主義保守份子都有。這個政黨受到最大的工會聯盟,即日本勞動組合總聯合會的支持。組成民進黨的主要成員民主黨在執政時的失敗為安倍第二次連任首相鋪好了大道。它背棄了自己的大部分政策,包括競選的主打政策,即不提高消費稅。這個黨還未曾真的從2012年以來的慘敗中恢復過來。

在2015年安保法案通過之後(自衛隊被允許在日本境外參加支援盟軍的戰鬥),民進黨就和日本共產黨及日本社民黨結成鬆散的選舉聯盟。反對這個聯盟的有自民黨的保守派,還有日本勞動組合總聯合會領袖。

新的右翼政黨

當安倍宣布提前大選之後,前原誠司(民進黨現任黨魁,屬於保守派)決定不提名本黨候選人,轉而向小池百合子新建立的希望之黨尋求提名。此舉震驚了許多黨員。

希望之黨在媒體上被廣泛宣傳為最可能擊敗安倍的黨派。然而,儘管它說要建立「寬容改革的保守政黨」,但是小池連自民黨的自由派也稱不上。在年輕的時候,她曾支持由極右翼小說家三島由紀夫所經營的武裝組織「楯之會」。她也曾支持仇外的前任東京知事石原慎太郎。她現在還是民族主義團體「日本會議」的成員。小池宣布,如果前民進黨員要加入她的黨,就必須支持修改憲法,並承認安保法的合法性。這個安保法是多數群眾所反對的東西。儘管媒體大肆吹捧,但人們很快就看出來,如果小池競選首相,選民無非是要在兩個支持修憲的保守政黨中選擇一個。

希望之黨被廣泛視為另一個右翼政黨。許多人相信她已經有打算在選後與安倍組成聯合政府。雖然她在選戰期間不得不公開否認這件事情,但她的否認並沒有說服力。選前的民意調查期間,她宣稱她不會放棄東京都知事的職務,所以沒有資格競選首相,這讓希望之黨沒有候選人競選首相。在大選當天,她正在巴黎處理「其他事務」!

這個新政黨的黨綱被稱作是「十二個零」。其中包括零花粉過敏、零擁擠車廂、零電線桿,卻沒有具體解釋說怎麼達成這些事情,而引起眾人的不信任。當她的選戰勢頭開始減弱時,前民進黨議員對她的熱情也開始下降。民進黨參議員宣布說,他們還沒有決定要將民進黨併入希望之黨。

另一個新政黨

希望之黨也受到另一個新政黨的衝擊。曾做過律師的熱門人物枝野幸男宣布成立憲民主黨。其成員是民進黨內的自由派。他的決定顯然是受到了之前SEALDs(自由民主主義學生緊急行動)在Twitter上發起的運動的強烈影響。SEALDs是一個反對安保法的青年運動。支持枝野的主題標籤像病毒一樣傳播出去,立憲民主黨很快就在Twitter上擁有了比執政黨更多的追隨者。菅直人及其支持者以及民進黨內的前日本社會黨成員也加入了枝野的新政黨。立憲民主黨和社民黨和日本共產黨達成了選舉協議。

這個選舉聯盟採取改良主義的綱領,其中包括提高最低工資、管制加班時間、同工同酬、免除高中和大學學費。它也要求恢復勞動法給予公共部門勞動者的權益,包括自1925年就從他們身上剝奪的罷工權。其綱領也包括了捍衛放棄戰爭的憲法第九條、廢除有組織犯罪處罰法、不再重啟核電站、支持性小眾權利和禁止企業政治獻金。

這場選舉因此發展為三個陣營之間的競逐。執政的陣營是自民黨和公明黨,而保守主義的反對派陣營則是希望之黨和以關西為基礎的日本維新會,以及最後一個陣營由立憲民主黨、日本共產黨和日本社會民主黨組成。反對派分裂成兩個陣營,而且各自的主導政黨都剛剛成立不到三周,在這樣的情況下,安倍輕易得到三分之二的多數,就不是什麼令人驚訝的事情。然而兩個執政黨的席位都比選舉之前少。

希望之黨儘管有57名上屆議員參選,但只贏得50個席位,位居第三大黨。立憲民主黨超過希望之黨,成為最大反對黨。它是唯一一個在選舉中獲益的黨派,其議員人數從15個增加到55個。它受益於與日本共產黨的選舉協議。日本共產黨沒有在單議席選區參選,因為幾乎沒有獲勝的機會。 它也在施行比例代表制的多議席選區失去了一些席位,得票從11.37%下降到了7.9%。立憲民主黨拿下了大部分左翼選民的選票,使得日本共產黨的席位比選舉前少了11席。社民黨的得票也下降到只有1.69%。

在比例代表選區得到了19.88%選票的立憲民主黨被外國媒體描述成是新的左翼政黨。保守派政黨指控它是「日本社會黨的再生」。許多政治活躍份子認為民主黨的分裂是積極的進展。但是實際的情況卻是更為複雜的。雖然這個新政黨提出了激進改革的綱領,卻沒有提到社會主義或任何一種可以替代資本主義的選項。事實上,該黨的領導人和候選人一再聲稱,這個黨既不是右翼也不是左翼。雖然最初的十五位國會議員均無任何自民黨背景,但是當中與枝野相關的幾人曾是支持新自由主義的「眾人之黨」的成員。

立憲民主黨成立只有三周,它未來會如何發展尚不明朗。他是一個民粹主義的政黨而不是一個工人階級的政黨。枝野並不打算同民進黨湊合。然而,他一直在爭取日本勞動組合總聯合會領袖的支持,而且無疑會有越來越大的壓力要求他吸收更多的保守派民進黨成員從而「擴大黨的吸引力」。使民進黨趨向瓦解的種子,在某種程度上也存在於這個新政黨之中。

勝選不保證勝利

安倍在選舉中獲得三分之二的多數席次,還有保守反對派估計也會支持他,所以安倍很可能會再次提出修憲。然而,他還得要在公投中贏得多數才能達到。在最近的民意調查顯示約有50%的反對意見的情況下,他並沒有任何必勝的把握。

雖然安倍能夠利用來自朝鮮的威脅來增加支持度,但日本並沒有民族主義的社會浪潮。更準確地說,許多選民的想法是:「這些其它的黨派是新的,我們不能在這樣的危機時刻真的相信他們。自民黨在處理朝鮮問題上有更多的經驗。」甚至有些民意調查顯示,有多數人反對安倍對朝鮮的強硬路線。特別是群眾對於他和特朗普的親近關係感到不安。每日新聞民意調查顯示,47%的選民不想安倍留任,只有37%的人希望他留下。

雖然修憲將是未來一年裡的重要議題,但這並不是選民面臨的最緊迫問題。養老金和福利一再成為選民認為最重要的問題。雖然約有80%的日本共產黨成員認為修憲問題是燃眉之急,但只有6%的自民黨支持者是這樣想的。

我們需要的是一個新的工人階級政黨,它應要立基於戰鬥性的工會和市民團體,它不只是參加選舉,也支持受壓迫者的所有鬥爭。我們必須建立這樣一個政黨,把反對修憲的鬥爭與爭取立憲民主黨政綱中的那些改革措施的鬥爭連結起來,並把這些鬥爭聯繫到終結資本主義和爭取社會主義。

廣告
%d 位部落客按了讚: